• 欢迎光临汨罗端午文化网站!

祭祀中的巫和巫舞
2011-12-29 10:42:31   来源:时事出版社   作者:刘晓真   评论:0 点击:

  周代以前,中国文化具有浓烈的原始宗教气氛,巫官用占卜等巫术行为组织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商民族的首领往往就是巫,他自封为神的代表,为祭祀时当然的主祭。

  一、巫与舞蹈

  从古至今,祭祀活动中都少不了歌舞活动,它是沟通人类与神灵世界的重要手段,而沟通人神的重要人物就是巫师,他们在古代社会不仅掌管祭祀,还是社会中文化权力的所有者。

  《说文》中解释:“巫,祝也,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意思就是以舞蹈沟通人神的人。《周官•司巫》中也记载:“若国大旱,则率巫而舞雩。”这些记载,不但说明了巫舞的存在,而且说明巫是一个职业。巫以舞通神、娱神,巫、舞同出一源。

  巫原是由氏族领袖兼任的,他掌管祭祀占卜,求神福佐或去除不祥。传说中的夏禹不仅是治水的英雄,又是一个大巫。他在治水中两腿受病,走路迈不开步,只能碎步向前挪移,这种步法称为“禹步”,晋代葛洪《抱朴子》记载了两种“禹步”的跳法。

  商朝的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都与宗教祭仪紧密联系在一起,如《礼记•表记》所云:“殷人事神,率民以事鬼,先鬼而后礼。”因此,歌舞之风颇为兴盛,《墨子•非乐上》概括为“恒舞于宫,是谓巫风”。他们有着繁复而周密的祭祀仪式,巫师阶层享有很高的政治地位。商代开国的成汤在商代初年大旱不雨时,以自身为牺牲,祷雨于桑林,降下了大雨。还有《隶舞》也是商王亲自祭祀的舞蹈,跳这种舞时,手执牛尾,轮流传递,一面作盘旋的舞步。

  至今残存在各地各民族的巫师,如汉族的神巫、神婆,羌族的端公,满族的萨满,壮族的师公,纳西族的东巴,景颇族的董萨等等,虽然所降的神灵不同,风俗各异,但他们的活动都不外乎祈福禳灾、降神驱鬼,与原始巫教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二、巫舞

  民间的巫术祭祀活动普遍采取歌舞音乐的形式,因此产生和传承许多歌谣和神话传说。

  巫舞在上古社会多与求雨有关,凡求雨必呼巫来舞,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多有记载。专门有一种求雨的舞叫“舞雩”,在《周礼•春官》的注疏中载:“若国大旱率巫而舞雩。”这种舞也要手执牛尾。求雨以后,如果天不降雨,就要把巫放在火里烧,甲骨文有“烄”字,就是指焚巫。这种祷雨祭,在春秋战国时代还有遗留。

  传说始于伊耆氏时代的蜡祭,是一种在年终举行的祈祝丰收、酬谢神祇的祭典。蜡祭的神有8位,有神农氏、后稷、农夫神、井神、猫虎神、堤神、河道神、百谷神等与农事相关的神灵。蜡祭时,巫穿着黄衣黄冠唱祭歌,跳祭舞。举行蜡祭的这一天,成为农民休息娱乐的日子。在楚国祭神歌舞《九歌》中,神的形象是由巫觋扮演的,巫觋穿着彩衣翩翩起舞。祭坛上布置着琼花芳草、桂酒椒浆,主祭者身佩美玉,手持长剑,乐队五音合奏,拊鼓安歌。

  汉代初年巫风仍然很盛,汉高祖常以巫祭祠天地山川。汉高祖曾令天下立灵星祠,祭祀灵星成为全国性祭祀活动。灵星是天田星,主谷。祭祀时跳灵星舞。舞者为童男16人,舞蹈动作是教民种田的劳动过程:除草、耕种、耘田、驱雀、舂簸等。汉代春旱求雨,祭共工,小儿舞8丈青龙。夏旱求雨,祭蚩尤,壮者舞7丈赤龙。秋旱求雨,祭少昊,鳏者舞9丈白龙。冬旱求雪,祭玄冥神,舞6丈黑龙。天涝淫雨不止,伐鼓而攻之以止雨。

  《晋书》记载,晋时有人看到越地两个女巫(章丹、陈珠)的法事活动,不仅两人都有美色,服饰艳丽,而且舞步轻盈,模仿灵鬼的音容笑貌,舞袖翩翻,技巧很高。南朝陈后主的宠妃张丽华,也工于巫舞,常在宫中聚集众女巫击鼓歌舞,名为祀神,事实上已是娱人的工具了。

  大量巫舞一直流传到今天,在各民族传统舞蹈中几乎都能发现它们的踪迹。如北方民族的萨满舞蹈,藏族的苯教舞蹈,纳西族的东巴舞蹈,汉族的傩舞、跳神,壮族的师公舞,都由巫舞发展而来。随着人类宗教意识的成熟,原始巫术逐步衍化为有较固定仪规的原始宗教,舞蹈就成为宗教仪规的组成因素,这在我国各民族传统宗教发展过程中是一种普遍现象。

相关热词搜索:祭祀

上一篇:“巫”字与巫祭古俗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