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汨罗端午文化网站!

漫话端午粽
2011-12-29 10:37:06   来源:   作者:刘石林   评论:0 点击:

  摘 要:粽子是端午节的节令食品,历史悠久,原始功能是祭龙祭祖的祭品,治病的保健食品,和谐邻里增进亲情的礼品,自屈原投江殉国后,粽子的文化內涵得到提升,成了人们纪念屈原,缅怀先哲,弘扬爱国精神的载体。改革开放以后,又逐渐成为市场的商品。怎样继承和弘扬粽文化,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关键词: 端午 粽

  粽子像中秋月饼一样,是一种深受人们喜爱的节令食品,每到端午前后,大江南北,城市乡村,到处弥漫着浸人心脾,令人垂涎欲滴的粽香,在享受美味佳肴的同时,户外还不时传来银铃一般美妙动听的儿歌:

  “粽子香,香满堂,这儿端阳,那儿端阳,处处都是端阳。”

  “五月五,过端午,外婆接我去做客。舅妈教我包粽子,舅舅教我编竹船。竹船好,粽子多,粽子坐船飘过河。飘过河,干什么,把屈原爷爷救上河。”

  “汨罗江,长又长,外婆接我过端阳,一不要你的饼,二不要你的糖,只要你的黄壳粽子给我尝。”……。

  粽子,经过数千年历史的积淀,形成了底蕴深厚、丰富多彩的粽文化。探讨粽文化的历史,了解粽文化的现状,使之为先进文化的发展,为市场经济建设,为丰富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服务,是很有必要的,也是很有意义的。

  粽子又叫角黍。西晋周处《风土记》云:“仲夏端午,烹鹜角黍。”“鹜”者,鸭也,即烹鸭作肴。至今贵州很多地方还有端午划龙舟抢鸭子的习俗,大概就是为了“烹鹜”。“角黍”即粽子。“角”是言其状,“黍”是言其质。“黍”即小米,小米之糯者古称“黍”,粳者古称“稷”。《风土记》还说:“俗以菰叶裹黍米,以淳浓灰汁煮之,令烂熟,于五月五日及夏至啖之,一名粽,一名角黍。”菰俗称茭白,汨罗一带称高笋,多年生水生草本植物,其叶修长,用菰叶包上黍米,成角状,再用淳浓灰汁煮之。“淳浓灰”即稻草灰,含有很高的碱分。古时没有食用碱,而煮粽子必需用碱水,方才色黄味香,于是就用稻草灰过滤的水来煮粽子,这种煮法,在一些偏远的农村,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不过现在没有人用茭白叶包粽子了,因为茭白叶窄而长且硬,根本无法包,古代的茭白是一种谷类作物,植物学家考证,因生长期太长,谷粒成熟期不一,且产量不高。特别是南北朝以后,受到菰黑粉菌的侵入,使其无法正常开花结实,却刺激了茎基部细胞增生,形成肥大鲜美的“茭白笋”,变成了蔬菜,其叶大概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变得修长而硬实,无法做包粽子的材料。

  粽子究竟起源于何时,众说纷纭,现在比较认同的说法是在公元前十一世纪前后便已有之。结合上文关于菰的演变的考证,我认为这种说法是能够成立的。再看看东汉文字学家许慎著的《说文解字》中关于粽的注释:“粽,芦叶裹米也。”这里说的包粽的材料不是菰叶,而是芦叶。芦叶就是芦苇的叶子,芦苇在水乡随处可见,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其叶比菰叶宽而柔软,稈柔而韧,稈和叶的用途都极广。《礼记•月令》载:“季夏之月,命泽人纳材苇”,以供应军需及各种用途。“季夏”是古历六月,可见五月的时候,芦叶是既成熟,又未老化的时候,采来包粽子是最佳时期,直到现在,还有很多地方是用芦叶包粽子的。但是这里又有一个问题,许慎是公元58-147年的人,而周处是公元236-297年间人,周处比许慎要迟一百多年,为什么迟一百多年的书记载的比早一百多年的书记载的同一事物还要久远呢?这主要是两书的功能不同。《风土记》是一本记载风土人情的书,所以它侧重于溯源,同书还记载:“古人以菰叶裹黍米煮成,尖角,如粽榈叶心之形。”所以叫粽子,且是“古人”所为,说明它起源之久远。《说文解字》是解释字的,可能当时就已经没有人用菰叶作粽了。那么,粽子都有些什么功能呢?

  一、粽子是祭龙祭祖的佳品。前文已述,粽子又称“角黍”,“角”即是言其形状,同时也表其功能。传说上古时有一种神兽叫“獬豸”,独角,有辨别曲直之功能,见人争斗就用角顶理亏的一方,听见人争论就指斥歪曲正义的一方,还能解人犹豫,判定吉凶,是人们求助的对象。由此引申,人们以角为贵,凡有角之动物都受到人们的推崇,如羊、牛、鹿、犀牛等,就连想象中的龙也给安上两支角,角是沟通人神的灵物。把粽子制成角形,正是对动物角的模仿,角形的粽子就与神兽獬豸和动物角一样成了沟通人神的灵物,用它来祭祀带角的神兽,特别是人们心目中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的龙,那是肯定能得到带角神兽特别是龙的亲睐和庇佑的。我们的祖先,一直把已故的先人当作神供奉,祠堂是一个家族祭祖的地方,各户堂屋正上方安在墙上的神龛是家庭祭祖的处所。东晋范汪的《祠制》就记载,人们在仲夏用角黍来祭祖,也是将粽子作为与自己先祖勾通的工具。这就是粽子最初的功能——为寄托希望,祈求幸福而举行的祭神和祭祖必不可少的祭祀品。

  二、粽子是医治疾病的良药。《本草纲目》载:“古人以菰芦叶裹黍米煮成,尖角,如棕榈叶心之形,故曰粽,近世多用糯米。”糯米性温,粘滞,有暖脾胃、补中益气和止泻之功效。《本草纲目》载芦:“毛苌诗疏云:‘苇之初生曰葭,未秀曰芦,长成曰苇’。”其根可入药,性寒味甘,有清热生津,除烦止呕,止渴利尿等功效。五月当是芦苇“未秀”之时,其叶自当有一定的药效,用来包粽是最理想的。楚地包粽多用粽叶,粽叶又称杜若,《楚辞》多次提及如:“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九歌•湘夫人》)“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九歌•山鬼》)“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九歌•湘君》)等,《本草纲目》载:“或以大者为高良姜,细者为杜若……楚地山中时有之。”《楚辞植物图鉴》也说:“高良姜也符合《楚辞》所说的香草类,因此应为‘杜若’所指的植物种类。”⑴即然收入《本草纲目》,当也有一定的药用价值。五月间采其叶包粽有一种特殊的香味。所以,粽子不但美味可口,营养丰富,晚上吃粽还可治尿频,煅成炭,可治小儿积食、腹泻,还能清热降火,舒适肠胃。在缺医少药的古代,其药效是何等重要。

  三、粽子是纪念屈原的载体。南朝梁吴均《续齐谐记》还记载:“汉建武中,长沙区回,白日忽见一人,自称三闾大夫,谓曰‘闻君尝见祭,甚善,但所遗并蛟龙所窃,今有穗,可以揀树叶塞上,以五色丝转缚之,此物蛟龙所惮’。回依其言,世俗作粽,并带丝叶,皆其遗风。”⑵这段话有一个疑问:“揀树叶”是何物,根本没有什么揀树。有的版本作“楝树”,楝树属楝科,俗称苦楝。叶有微毒,可入药,既然是“塞”上,可能是竹筒,用有毒的“楝”叶塞上,实在令人不解。五色丝缚粽倒是楚地习俗,直到近些年才改用撕成条的棕树叶。建武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年号,起自公元25年,讫于公元56年,距屈原殉国仅三百余年。虽是神话,但于制粽倒应该是可信的。汨罗江畔也有类似的传说:每年五月五日,人们都用竹筒饭,麦面砣丢到汨罗江,祭祀屈原,以示怀念和敬意。传说有一年端午节人们正往汨罗江投这些食物,西南方忽然飘来一阵香风,一位长须飘拂的老者,头戴切云高冠,身佩珍珠美玉,腰挎陆离长剑,神采奕奕随香风而至。人们都惊呆了,如醉如痴。一老者向前行礼问道:“这不是屈老夫子么,别来无恙乎?”来人答道:“甚好,余已升天国,被封为‘河伯’,掌管楚地江河。”众人听后,齐刷刷跪在屈大夫面前高呼:“求河神保佑……。”屈原扶起众人答曰:“诚然!诚然!”老者问:“庶民每年向您祭祀的粗食顺乎?”屈原答曰:“其意甚善,可惜多为鱼虾所食。”众人怒曰:“捕尽江中鱼虾即可。”屈原曰:“不可,如是,捕鱼者将何以为依。”众人不知所措:“如何是好?”屈原曰:“可用粽叶裹饭,呈尖角,鱼虾误为菱角而不食,再系五色丝,可镇蛟龙。”说完随香风飘然而去,众惊愕,望空而拜。从此粽子成了祭祀屈原的专用祭品了。

  四、粽子是人们寄托爱国情怀的依托。屈原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也是中国诗歌的奠基人。但是,诗歌的高雅与否,对于普通百姓来说,那是无关紧要的。普通百姓更注重的是屈原那种“恐皇舆之败绩”的爱国情怀,那种“哀民生之多艰”的民本理念,那种上天入地探求真理的“求索”精神,所以,当公元前278年端午节这天,汨罗的百姓听到屈原投江殉国的噩耗后,都纷纷将准备用来祭龙祭祖和食用的粽子毫不吝啬地抛向汨罗江,寄托自己的哀思。从此每至端午,人们提着一篮篮香喷喷的粽子,来到汨罗江边,口中不断地大声呼喊着:“屈老夫子吔——回哟!”将粽子抛向江中。那悠长、低沉而略带悲凉的呼声,响彻汨罗江上空,粽子如雨点般“啪、啪”的落入水中,那场面是何等的壮观、感人。人们呼唤的是屈原的精神,丢到江里的,是人们的寄托。如果没有那一个个丢入江中的粽子,那落寞悲呛的呼唤将会显得多么无力和空虚。丢入江中的和那摆在屈原神龛前和屈原墓前的粽子,几千年来是人们慎终追远,缅怀先哲,企盼屈原精神回归的依托。

  五、粽子是创造和谐社会的催化剂。南朝《宋书》中还记载宋武帝刘裕在端午节送“杂色粽子”给北魏太武帝,体现他要与临邦和谐相处的意愿。《开元天宝遗事》中还记载端午节时唐玄宗与群臣在宫中用兽角制的小弓

相关热词搜索:漫话 端午

上一篇:[组图]端午美粽集锦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