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汨罗端午文化网站!
首页 > 汨罗江畔 > 正文

突出地方特色 弘扬端午文化
2013-06-07 11:32:38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湖南省汨罗市屈原文化研究会 刘石林

  【摘 要】端午节是我国三大民俗节日之一,在国人的心目中,其重要性仅次于春节,且历史悠久,节俗丰富。我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各地区、各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端午习俗,这就形成了丰富多彩的端午文化。在欢度这一节日时,各地区、各民族都应该突出本地区、本民族的特色。为了更好的传承和弘扬端午文化,应该政府主导,回归民间,而且要挖掘整理本地区本民族原生态的端午习俗和其他习俗,集中放到端午节展示。同时有必要设立专业的端午习俗博物馆和开设常态化的端午文化论坛,以便进行交流。

  【关键词】 突出 特色 弘扬 文化

  什么叫端午文化?换言之,就是端午习俗。当一种习俗,随着历史的积淀,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须,以至影响人们的生活、思想、乃至社会发展时,这种习俗也就形成了一项独有的、独特的文化现象。“作为一种历史现象,文化的发展有历史的继承性;在阶级社会中,又具有阶级性,同时也具有民族性、地域性。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文化又形成了人类文化的多样性。作为社会意识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同时又给予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以巨大的影响。”〔1〕端午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以致对人们生活、社会经济的影响,也正是如此,随着历史的发展,正在日益扩大和深化。并在其特定的社会环境、地理环境、人文环境和不同的时代,都有其鲜明的时代特色、地域特色和不同的功能。毋容讳言,也都有其片面性和局限性。在中国众多的传统节日中,端午节是仅次于春节的一大节日,不仅在汉民族中广为流传,在一些少数民族中也流行过这一节日。中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又有着五千多年的文明历史,这就使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端午节,形成了各自的特色,也就有了不同的文化内涵。这是其他的节日文化所不及的。正因为端午文化历史悠久,又有着五彩缤纷的内容,所以中国的端午习俗为世界教科文组织公布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这应该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骄傲。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端午习俗传承地是湖北的秭归、黄石,湖南的汨罗,江苏的苏州。这四个地方的端午习俗各有特色。首先我们看看汨罗和秭归的特色。

  汨罗和秭归的端午习俗,其原始的功能,一是却病禳疫:汨罗五月已进入盛夏,酷暑来临,五毒(蛇、蜈蚣、蜘蛛、壁虎和蝎子,有的地方无壁虎有蟾蜍)等开始活动,地气上升,各种病菌大量繁衍滋生,疫病增多。进入各种流行病的高发期。先民们为了防治疫病,大量采集艾蒿、菖蒲、兰芷、金银花、板兰根、淡竹叶等中草药晾干以备用,有民谣曰:“荒坡艾叶喷喷香,溪边菖蒲伴石长。青烟剑叶能驱疫,岁岁端午站门岗。”“站门岗”就是为了防止疾病的侵入。调制雄黄酒,抹于小孩额头,洒于房前屋后以防蛇蝎。看来这是我国最早的全民疾病防治日;二是祈求丰收:农业生产受制于自然,我们的先民不知道自然界的风雨雷电何以形成,认为是龙在主宰,汨罗的五月又是江河涨水季节,水是农业的命脉,人们便划龙舟娱龙,包粽子祭龙,为的是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实际是原始的农耕文化的体现;三是祈求平安:汨罗地处洞庭湖畔,河港交错,古时以舟为主要交通工具,在行舟过程中,常遇狂风巨浪,导致舟覆人亡,人们认为这也是龙在作祟,而端午前后正是江湖涨水季节,于是在端午节要祭龙以求行舟平安。相当于安全生产宣传日;四是全民公休日:汨罗江一带流传着“牛歇谷雨马歇社(社:当地方言读shà),人不歇端阳惹人骂。”这里的牛是谷雨节这天休息,马是逢社日休息,人则在端午节这天,不论多忙多勤劳的人,是一定要休息的。可以说端午节是我国最早的全民公休日之一;五是强身健体:端午节前后,汨罗人划龙舟、洗端阳澡、踏青等都是为了健身强体。

  到了战国时代,随着屈原在端午节这一天往汨罗江惊天的纵身一跃,汨罗人民怀念屈原忠君爱国,情系故土,为民求索的伟大精神,便将端午节及其所有习俗献给了屈原。随着历史的发展,屈原这个端午文化的“流”,也就渐渐地变成了端午文化的主流,从汨罗浸润到全国许多地方。萧放先生详尽地考证了端午的“源”与“流”之后说:“屈原在楚地很早就被视为水仙,立祠祭祀。在南北朝时代,因时势的关系,屈原的形象日益崇高。……南朝荆楚地方将悼念屈原的活动结合到五月五日的节俗之中,这是中国端午节转变升华的重要动力。……由于屈原传说的加入,南朝之后,……端午节的主题发生了重大变异。”〔2〕端午文化的內涵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其意义得到了大幅度的升华。

  谈到端午文化这种内涵的转变,人们自然会想到汨罗江,因为这种转变是从汨罗江肇始的,也因为汨罗江得以流播的,汨罗江是端午文化的载体,端午节是汨罗江的文化符号。汨罗的所有端午习俗几乎都与屈原有关,如划龙舟、插菖挂艾、粽子、祭仪、扯龙须、踏青、洗端午澡、女儿回娘家、芝蔴豆子薑盐茶、龙舟宴(俗称八大碗)、文章会等等。〔3〕汨罗江承载着这些优秀的传统文化,承载着纪念屈原的重任,默默地流淌了两千多年,逐渐流向全国乃至世界,为世人所公认。汨罗江也因为端午文化和屈原而闻名遐迩,为世人所想往。所以,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说,汨罗江是“蓝墨水的上游”。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上游”的源头就是经屈原提升后的端午文化。

  秭归因为是屈原的故乡,所以其端午习俗与汨罗大同小异,只是将“朝庙”—— 在屈子祠内举行的 祭屈仪式改在江上举行,称之为“游江”, 实际也是给屈原招魂。

  而湖北黄石西塞的端午习俗却是与汨罗、秭归南辕北辙,“在湖北大冶,屈原甚至被当作瘟神送走:‘五月十八日送瘟。纸作龙舟长数丈,上为三闾大夫像,人物数十,皆衣锦绣彩缯,冠带器用以银制,费近百金,送之至青龙堤焚之。’”〔4〕据湖北美院陈日红先生考证,其活动有扎制神舟、祭祀、巡游、唱大戏、恭送神舟下水等。活动时间从农历四月初八佛祖诞生之日起,一直到五月十五,前后历时40天。地点在长江岸边的一座庙宇——屈原宫内及江岸一带。“西塞神舟会以其盛大的规模、广泛的群众基础,集中、生动地表达了自古以来民间端午习俗的许多内涵,还原了我国端午的本初含义:逐疫驱瘟,祈福纳祥。是我国端午习俗原初含义的活化石,具有非常宝贵的史料价值!”〔5〕

  苏州端午节要祭龙神,舞龙舞师,在门上贴钟馗像,室内悬关帝及雷部神画像。还要扎蒲为剑,织蓬成鞭,辅以桃梗蒜头,悬于门窗之上,也是为了避邪驱疫。小孩子挂老虎型头饰或老虎型肚兜。吴人还要在胥江上祭祀涛神伍子胥。

  北京地区的端午文化也是丰富多彩,老北京以五月初一为小端午,五月初五为中端午,五月十五为大端午。现在的青年人已不知道小端午和大端午了,只知道五月初五是端午节。每年端午来临,要给佛祖和祖先上供,少女和情人之间要互赠长命缕,在商鋪赊了账的要结账,粽子也是风味多样,也要在门前挂菖蒲、艾草,贴神符。初一到初十是热闹非凡的城隍庙会,城隍神出行更是“游观随行如堵”“竟日喧阗”。 还要举行赛马、打球、射箭比赛。有趣的是老北京人称端午节是女儿节,要给女孩子戴花、穿新衣,出嫁的女子要回娘家归宁(汨罗也有此俗,只是不称归宁,直言回娘家过节,要带上礼品称之为“调节”)。据说延庆不仅有端午门插菖艾之俗,还要将艾草戴在头上,有谚曰:“五月当五不戴艾,死了变成猪八戒”。 可见延庆人是非常爱美且善于妆饰自己的。〔6〕

  还有很多少数民族,也过端午节,比如云南迪庆中甸藏族,端午节举行摔跤、拔河、甩石子、赛马、射箭等比赛。湘鄂西土家族因姓氏不同,过端午节的时间分别为五月初五、五月十五和五月二十五。青海土族端午节的节日食品不是粽子而是白面馍,男女老少都盛装出游。四川凉山彝族便到山间草地歌舞、摔跤、斗羊。云南白族、拉祜族端午要植树,是他们的植树节等等不一而足。端午的食品也是花色繁多,各有各的地方特色,仅粽子一项大概就能归纳出数十种。

  改革开放以来,很多地方都举办龙舟节(实际是端午节),这当然是一个可喜的现象,我们宝贵的传统文化,借助这个平台得以发扬光大,向外传播。然而,由于各种原因,有的节日办得并不是很理想,政府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文化搭台,经贸唱戏” 的前提下,不仅经济上得不尝失,优秀的传统的东西也日渐式微,笔者觉得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如果把握不好这个尺度,很可能事与愿违。笔者认为:

  一、要让端午节回归民间:以龙舟为例,笔者回顾,走到今天,大概经历了这么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新中国成立前,龙舟竞渡是一种完全的民间行为,政府不管,放任自流,所以纠纷频发,险象环生,甚至釀成悲剧。第二阶段是上世纪五十年代至文化革命前,笔者称之为民办公管阶段,这期间,笔者在农村当农民,正值年轻力壮,参加过几年龙舟赛,政府不需投入一分钱,只需出面组织,活动搞得既热火朝天又秩序井然,这是一段令人怀念的时光。第三阶段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初至九十年代初,经过十年动乱,龙舟等早已不复存在,民间划龙舟的热情焕发,当时木材等还是国家掌握的计划物资,于是政府就给予想造龙舟的地方一定的木材、桐油等物资指标,困难的给予一定的资金补助,竞渡活动由政府出面组织,这种举办形式也很好,笔者将其归纳为民办公助阶段。第四阶段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为了招商引资,国内掀起一股办各种节的热潮,政府将民间的龙舟竞渡,组合成龙舟节,逐渐演变成官办民参。笔者觉得这种办法弊大于利。首先要耗费纳税人大量的资金,其次,由于过于偏重招商引资,使活动不能充分展开,再次,使原初无偿的自觉行为,渐渐染上了铜臭……。所以,笔者呼吁,还是让端午节像春节、中秋节那样回归民间吧﹗当然,这不是一呼即就的事情,不仅需要政府耐心的引导,更要放弃将办节作为面子工程和政绩工程的手段。现在还有没有这种纯民间的端午节呢,答案是肯定的。笔者2011年端午节到了福建漳浦县佛坛镇,他们正在举办第七届屈原文化节,五月初四开幕,晚上举办了开幕式文艺晚会,我没有赶上,镇政府给了个光盘给我,没有请明星大腕,一个多小时的演出,全是各村自创自排的节目,镇政府只提供了演出场地。全镇有七十余条龙舟,分两个赛场,一个在镇政府所在的佛坛镇鸿儒江上,一个在十数里外的海上。他们的龙舟是各村村民自觉集资打造,划船的开支是由这条船所属村当年生了男孩的人家分摊负担,参与人员都不要报酬,也不要政府掏钱。这几天平时的渔船变成了客船,满载着游客穿梭往返于海中的一个几十亩面积的小島——屈原岛——上面有座忠烈亭和屈原塑像,去祭拜屈原。其虔诚踊跃,无法用语言描述。镇政府只配了1条机船,几个干部往来两处赛场和小島维持秩序。鸿儒江两岸的石护栏上,积满了腊烛泪和香灰,地上一层厚厚的燃放鞭炮的纸屑,一问才知道是当地居民天亮前自发到江边祭拜屈原留下的。在这里我看到了原生态的端午景象,感受到了佛坛人民对屈原的崇敬之情。

  二、要展示端午原生态习俗:仍以龙舟为例,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全国很多地方都举办龙舟节,有的干脆叫龙舟公开赛,使用的都是1988年国家体委公布的统一形制的龙舟,龙头龙尾,千舟一貌。举行的都是600米、1000米或1500米直道竞速,号令枪一响,几条甚至上十条龙舟齐头并进,以先到终点者为胜。作为一项体育运动,这当然无可厚非。因为千篇一律,所以我在甲地看了,也就不想到乙地再看。这纯粹是一种体育运动,拼的是体力和划船技术,不是一项民俗活动,也就谈不上有什么节日的文化內涵,有的只是体育的文化内涵。作为一个节日的一项内容当然是可以的,但是作为一个民俗节日的重点活动,则未免显得单调乏味,所以,窃以为还是要以民俗的为主。笔者参加过汨罗几届龙舟节,外地观众都说我们大老远跑来,就是想看看汨罗的龙舟是什么样子。这反映了人们回归原生态文化的迫切愿望。

  笔者在佛坛看他们的划龙舟,虽然他们使用的也是“国标”龙舟,没有什么特色,但是他们在划的过程中,有一项活动使我很受感动:他们在每条船的尾舱用纸箱装着满满的一箱纸钱和许多鞭炮,划到高潮时不论输嬴,都要在划的过程中,一边燃放鞭炮,一边向水面拋洒纸钱,一排船划过,江面上飘满了黄色的纸钱和红色的鞭炮纸屑。我问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说这是纪念屈原,洒钱给屈原用呀﹗我想屈原只要受享了佛坛的供奉,也就是亿万富翁了,难为了佛坛的渔民们真是想得周到。

  汨罗的本地龙舟更是丰富多彩,从船的颜色看,有红色,黑色,黄色,白色等五彩缤纷。虽然都是龙头凤尾,但龙头的形状各异(因为出自不同雕刻师之手),船也有长短,短的坐三十多位划船手,长的坐四十多位最多达五十位划船手。船的中部交叉立两根粗木棍,称之为“将军柱”,一根酒盅粗的麻绳穿过将军柱的顶部系于船的首尾,将麻绳用“撬杠” 拧紧,使整条船像上弦的弓绷紧了。将军柱上两面三角牙旗,上书某姓或某地,标明这条龙舟的归属,麻绳上挂满了各色彩旗。船尾的凤尾用染红的长长的竹片缠上彩色丝绸。长长的“招”, 即舵做成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形。船上配有锣、鼓,“摧挠” 即指挥者配带口哨,划起来彩旗飘扬,凤尾悠悠,锣鼓喧阗,哨声嘹亮,既好看又热闹,说实在的,比现在的国标龙舟不知要好看多少倍。可喜的是汨罗近几届龙舟节,除了举行国标龙舟体育赛之外,也要举办本地龙舟表演赛,还要在屈子祠举行“朝庙” 仪式——传统的祭屈大典(这项祭典已列入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还要举行龙舟亮舟、抢红、上红、高故事表演,玩龙等民俗表演活动。可称得上是汨罗端午习俗的大检阅。笔者还建议,纯体育的龙舟赛,最好不要放在端午节举办,以免冲淡了端午的文化氛围和地方特色。

  三、将端午节办成民俗集中展示日:中国民俗节日繁多,每个节日有每个节日的民俗,比如汨罗春节有舞龙、玩狮、划采莲船、渔翁戏蚌等习俗、元霄有高故事表演比赛,腊月有祭灶,寺庙建成有“打倡” 迎神等等多彩多姿的习俗。同一个节日,各地又有各自不同的节俗,比如端午,贵州清水江划的是独木舟,而且有抢鸭子的习俗。广东东莞有斗龙船和划龙船之分,划船地点也是各乡轮值。珠海则以渔船竞渡夺标。浙江绍兴流行泥鳅龙船,有一孩童称“报童” 站立船头,表演“童子拜观音”、“ 鲤鱼跳龙门”、“ 凤凰展翅”、“ 金鸡独立” 等动作。宁波、金华为纪念舍身救父的曹娥,在舟上树书有“孝感动天” 四个大字的彩旗。安徽和县也兴赛龙舟捉鸭子,还有“虾龙”、“ 蛙龙”、“ 白马龙” 不同形状的龙舟。江苏苏州端午节是纪念伍子胥的等等。既使不是节日,各地也有很多不同习俗。而每一个地方,毎年也最多能办一次节会,我们可以把本地有文化内涵的节俗,集中在这个节会中展示,一方面丰富了本次节会的内容,能夠吸引更多的游客。同时也展示了本地丰富多彩的传统文化。比如汨罗的高故事,本是长乐、归义两镇上、下市街每年元宵举行的一项比赛活动,形式多样,内容丰富,险象环生,竟争激烈,很能吸引人,我们在每年的龙舟节上展示这项活动,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引起了多方重视,终于公布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也因此推动了这一活动的开展和挖掘,长乐镇自筹资金办起了高故事博物馆。第七届国际龙舟节还举办了汨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1980年端午节汨罗举办了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次龙舟赛,使用的全部是传统龙舟,还把本是春节流行的划采莲船、渔翁戏蚌,玩龙,舞狮等民俗活动,集中在市区展演,不仅吸引了数十万国内游客,还吸引了两千多国外游客,万人空巷,表演经过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三十多年过去了,至今人们还对这一年的端午活动津津乐道。

  2007年湖南溆浦县举办首届屈原文化节,他们将苗族的上刀山,踩火砖等民俗放在这个节会上展示,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特别值得借鉴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5年公布的人类非物质质化遗产“韩国江陵端午祭”, 他们这个节日原初功能是迎祭大关岭山神,从每年古历四月初五开始,有酿神酒、到大关岭山上寻找象征山神的神木、奉迎神木进城、供奉神树等活动,还纪念一位古代的民族英雄——金庾信等。但是,他们同时还表演了官奴假面剧,还展示了犁田、播种、拔秧、插秧直到收割等一系例农耕舞蹈,还进行了荡秋千、摔跤、投壶、跆拳道、长跑、长跪、下棋等一系列体育比赛,还放河灯寄托自己的心愿,巫师是整个活动的主角,还有制作菖蒲糕等节令食品。整个节日办得五彩缤纷,有声有色。我曾请教过几位韩国的专家,他们都承认端午节是由中国传过去的,但是传过去之后就用中国的“瓶”装了他们的“酒”,他们踢除了中国的节俗,换成他们自己的节俗,只借用了“端午” 这一名称而已。他们也承认,江陵端午祭活动中,其实有一些并不是或不一定要在端午举行的节俗,有的甚至不是江陵本土的节俗,他们将这些民俗集中到江陵端午展示,就是为了丰富江陵端午祭的活动,取得了极大的成功。〔7〕

  去年端午节笔者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制作《端午探秘》节目,主持人说:现在传绕节日不敌西方的节日,端午节的号召力不及情人节和圣诞节,怎么才能增强传统节日的活力和号召力呢?北京一位著名教授把脉说可以引进洋文化,来增强我们传统节日的活力。甚至建议汨罗今后办龙舟节,可以引进西方的摇滾乐。笔者不敢苟同他们二位的观点,倒是同意台湾东森电视台主持人陈国元先生的观点:把传统节日与世俗文化相结合。我理解陈先生所说的世俗文化,绝不是西方文化,而是我们本民族的传统文化、民俗文化,这才是我们节日文化的密码。传统的、民族的、有地方特色的文化,是最有生命力、最能吸引人的文化。外国人能把我们文化的“瓶”,拿去装他们自己文化的“酒”(如韩国江陵端午祭),我们为什么要在自己的家中,用自己文化的“瓶”,去装别人文化的“酒”呢?况且改革开放以来,传统节日正逐步恢复,根本不需要借助外来文化拯救我们自己的文化。

  四、增强端午节日的活力:应该承认,上节所说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的担忧还是有一定的道理,传统节日的观念,在当前很多青年人中是日渐淡薄,但这不是传统文化本身缺乏吸引力而造成的,造成这种现象,笔者认为有这么几个原因:一是文化革命十年留下的后遗症,文化革命实际上是革了文化的命,传统文化当然首当其冲,经历了那场大革命的人对此是深有体会的;二是改革开放以后域外文化的输入,使封闭多年的国人特别是青年人,对域外文化的好奇冲淡了本土文化的浓度;三是市场经济的冲击,无论什么事情人们首先考虑的是经济利益;四是决策层对传统文化重要性认识的滞后,江陵端午祭早在1967年就公布为他们国家的“重要无形文化财产”( 即非物质文化遗产), 而我们直到2006年才公布第一批国家级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整整比人家晚了四十年。

  可喜的是中华民族及其决策层终于觉醒,认识到传统文化对民族的凝聚力、对民族素质的提高有着其他方式不可替代的力量。端午习俗终于在2006年进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进而进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对今后文化的发展与繁荣,制定了切实可行的路线图。如何增强端午节日的活力,除去上述三点外,笔者认为还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强:

  政府加强引导:节日文化的教育,要从小孩子抓起,可在中小学课程里面适当增加这方面的内容。在民间引导节日特别是端午节的回归。特别要引导不要争论端午节姓“屈”( 纪念屈原) 还是姓“伍”( 纪念伍子胥), 亦或是姓“曹”( 纪念曹娥)姓“介”( 纪念介子推)等等,只要是中华民族的精英,都值得纪念。中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端午习俗也有异有同,应该加强交流,最好设立一个专门的端午文化论坛,每两年或三年举行一次交流活动,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四处传承地轮流主办,也可由有端午活动的地方申办。论坛直接由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管理。国家应该择地投资设立一座具有一定规模的端午文化博物馆,将全国各地有关端午文化的东西集中展示(韩国江陵就有一座江陵端午祭博物馆)。我坚信,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通过全民族的共同努力,不需借助任何外来的因素,一定能夠使端午节焕发出新的活力。

  【参考文献】

  〔M〕《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1858页。萧放《南北民俗的交融复合——端午节俗的形态》,〔J〕《文史知识》1999年第6期。刘石林 彭 芳《端午文化与屈原精神》〔J〕《华人论坛》2010年4月号阴法鲁、许树安〔M〕《中国古代文化史》第三册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520页陈日红《端午送瘟神——传承午原初主题的西塞神舟会》冯骥才主编〔C〕《端午的节日精神》中国文联出版社2009年版109页段宝林《20世纪中国的端午节民俗初探》冯骥才主编〔C〕《端午的节日精神》中国文联出版社2009年版234——240页刘石林《汨罗端午习俗与韩国江陵端午祭探源与比较》冯骥才主主编〔C〕《端午的节日精神》中国文联出版社2009年版216——217页

  癸巳岁孟夏月急就于汨罗江畔玉笥山上

相关热词搜索:突出 地方特色 弘扬

上一篇:楚塘记忆
下一篇:屈原庙前九舟竞渡---福建漳州靖城屈原庙九龙竞渡习俗纪实

分享到: 收藏